露营股向上,金泉股份向下


斑马消费 沈庹

金泉股份上会在即,A股即将迎来一支新的露营概念股。

在中国露营市场的增长预期下,探路者、三夫户外等品牌商跃跃欲试等待回血,原本以代工为主的牧高笛,也将品牌化作为重点发力方向。

但是,完全依靠OEM、ODM业务的金泉股份,仍无视中国露营市场的发展,准备继续将代工业务进行到底。这种战略,已经在报告期内造成了公司规模增长停滞、盈利能力下滑。

然而,既然选择了下策,便只能硬着头皮,只有眼前路,没有身后身。

业绩乏善可陈

上世纪90年代,外商投资加速进入中国市场。1998年,意大利籍商人里查德·瓦萨克投资设立扬州金泉旅游用品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万美元,后陆续增资至30万美元。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里查德·瓦萨克出于避险情绪,计划将经营不善的金泉有限对外转让。截至2008年10月,公司净资产为-417.00万元。

金泉有限当时的管理团队,林明稳、李宏庆、纪伟等人,组团完成收购,从职业经理人摇身一变成为企业的主人。

之后,金泉有限收购广南OBS并增资,将生产能力拓展至越南,股改后形成如今的上市主体,扬州金泉旅游用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泉股份”)。

公司主营业务为户外用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产品包括帐篷、睡袋、户外服装、背包等。
但是,你在国内市场几乎看不到这家公司的产品。尽管股权更迭、行业趋势变动,金泉股份仍然坚持了最初的业务模式,代工、出口。

公司并非品牌商,主要提供ODM/OEM代工,客户包括Coleman(科勒曼)、The North Face(北面)、Fjallraven(北极狐)、Salewa(沙乐华)等,海外业务占比一直在95%以上。

外贸环境动荡、全球供应链紧张等原因,导致金泉股份这几年的业绩表现并不好。

2018年-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4.91亿元、5.96亿元、5.97亿元、3.69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253.06万元、8274.19万元、5961.87万元、4212.95万元。
去年营业收入几无增长、业绩下滑27.95%,同时,公司经营性现金流从去年以来大幅下降,2019年、2020年、2021年上半年分别为7450.34万元、5733.11万元、-1361.53万元。

金泉股份短期盈利能力下降,最直接的原因便是汇兑损失。公司出口业务主要以美元结算,报告期内的汇兑收益金额分别为684.57万元、426.20万元、-2131.63万元和-131.42万元。

这几年,公司规模增长停滞、业绩下滑,应收账款和存货规模却不断提升。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23亿元、1.11亿元、1.34亿元、1.52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重分别为37.70%、28.56%、39.02%、36.60%。
同期,公司应收账款出现大幅增加,分别为5596.31万元、6224.87万元、5266.06万元和1.27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从17.09%上升至30.47%。

错失战略机遇

金泉股份IPO备受关注,大概是因为,这是露营热之后,A股市场迎来的第一家户外用品准上市公司。

疫情催热了周边游。这几年,每逢节假日,各大城市的公园都挤满了帐篷。打开朋友圈,大家不是在露营,就是在去露营的路上。前几天的中秋假期如此,过几天的十一黄金周,也不外如是。

长期来看,露营作为一种生活方式,从欧美国家传入,逐步在中国落地生根,并发展成为一种稳定的消费趋势。

线下露营热,引发了资本市场对露营概念的热捧。今年以来,牧高笛、三夫户外(002780)、浙江自然等相关上市公司拉出几波行情。其中,最大的受益者牧高笛(603908.SH),股价在四五月份直接上涨了两倍。最近,酷暑收尾,秋意渐浓,又到了露营高峰期,市场又开始蠢蠢欲动。

但是,资本市场的概念炒作背后,这些户外用品上市公司,还没能感受到消费市场的热情,而是呈现出明显的冰火两重天。

鞋服行业调整和疫情对线下商业的冲击,导致经营自有品牌的探路者和三夫户外深陷亏损。反倒是以代工业务为主的牧高笛和浙江自然,避开了冲击,业绩表现相对坚挺。

代工厂业绩优于品牌商,这只是一种特殊条件下的短期现象。

从长远来看,品牌才是核心,在产业链中掌握核心话语权。金泉股份这几年的业绩颓势,其实也是受制于行业话语权的结果。

另一方面,业务价值决定了公司的盈利能力。金泉股份最新的综合毛利率不到20%,而探路者、三夫户外的整体毛利率接近50%。浙江自然品牌业务和代工业务都有,综合毛利率接近40%。最明显的是牧高笛,其2021年海外业务、国内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0.42%和33.94%。

而且,即便是以代工业务立足的牧高笛,近些年也在拓展品牌业务。旗下MOBI GARDEN、MOBI GARDEN URBAN、MOBI VILLA等品牌,利用后发优势,在电商渠道发力,去年实现营业收入3.06亿元,同比增长90%。

金泉股份还是决定无视中国露营市场的发展,以代工业务在外贸业务上一条路走到黑。在公司已经出现产能过剩的前提下,依然计划将IPO募资中的绝大部分拿出来扩充生产线和补充仓储能力。

这个选择可能导致的结果,时间会给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