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汇率平稳波动再添利器!


作 者丨陈植

编 辑丨包芳鸣

图 源丨视觉中国

8月1日,IMF调高人民币在SDR(特别提款权)权重至12.28%举措正式生效。

“这意味着海外央行与主权财富基金将在外汇储备里增加相应的人民币资产,有助于人民币汇率在美元加息周期下保持平稳波动态势。”一位华尔街大型资管机构资产配置部主管向记者透露。5月中旬IMF宣布调高人民币在SDR权重起,人民币汇率无论波动性,还是平稳走势均优于其他非美货币。尤其是美元指数此前触及109.39期间,欧元日元分别跌至过去20年以来最低点,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基本在6.72-6.78之间窄幅波动,呈现较高的抗跌性。

据通联数据Datayes显示,过去两个月,境内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累计跌幅仅有约1.2%,远远低于多数新兴市场货币与发达国家货币。

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则指出,IMF调高人民币在SDR(特别提款权)权重举措生效的更重要意义,是海外央行将更多人民币资产纳入储备资产,有效对冲此前海外套利资本减持人民币债券的负面冲击,令海外资本更难炒作资本流出概念沽空人民币汇率套利。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王春英此前表示,各国债券市场资本进出波动属于自然现象。但通过对比发现,中国吸收海外资本投资债券的波动状况远低于不少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就境外投资者的构成和持有债券规模而言,央行类机构持有中国债券规模始终占据逾50%,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属于追踪国际指数的配置性资金,稳定性也比较高。

她指出,总体而言,海外资本配置中国债券既有分散化投资价值,也有实际资金配置需求,更有经济基本面支撑。目前中国债券市场总规模达到21万亿美元,外资在中国债券市场中占比在3%左右,所以中国债券市场吸收外资是有提升空间的。长期而言,外资仍会稳步增持人民币债券。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直言,人民币在SDR的权重提升,意味着人民币在国际贸易、外汇储备、全球外汇交易、跨境投融资的使用范畴更广泛且更受欢迎,随着人民币在国际支付结算、储备资产与投融资方面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也将逐步加快,无形间助力人民币在均衡汇率保持双向波动态势。

有效对冲套利资本减持人民币债券冲击

上述华尔街大型资管机构资产配置部主管向记者透露,在8月1日IMF调高人民币在SDR(特别提款权)权重举措生效前,部分海外央行已提前增持人民币债券。此举既是为了响应IMF的上述政策,也有进一步促进外汇储备资产分散化配置的需要。

“相比海外套利资本因中美利差倒挂加深等因素选择阶段性减持离场,海外央行与主权财富基金更看中人民币债券在资产配置组合里的避险价值,包括进一步降低投资组合的净值波动性,以及借助中国国债走势相对独立,减少欧美国债剧烈波动的冲击等。”他向记者分析说。

一位香港私募基金负责人向记者直言,8月1日当天,更多海外央行开始通过债券通渠道增持人民币债券,尤其在美国经济衰退风险加大的情况下,中国经济基本面稳健发展令人民币债券更具投资安全垫效应,恰恰能满足海外央行对储备资产安全性的要求。

在他看来,这或令海外资本减持人民币债券压力进一步缓解。目前,减持人民币债券的主要资本力量是海外利差交易资本,但此举或加大市场恐慌情绪,令海外投机资本频繁炒作中国资本流出而沽空人民币汇率套利。若海外央行与主权财富基金等长期投资者借助IMF政策生效而加大增持人民币债券力度,海外资本减持人民币债券浪潮将进一步褪去,令中国债券市场以更快速度迎回海外资本净流入。

记者获悉,随着IMF调高人民币在SDR(特别提款权)权重举措生效,海外央行与主权财富基金除了自营部门自主增持人民币债券,还可能会采取委托投资方式加大人民币债券的配置力度。毕竟,众多受托投资的香港大型资管机构更具备中国境内债券的投资经验,可以通过丰富的衍生品对冲利率与汇率波动风险,令海外央行的长期持有到期策略获取更稳健的预期回报。

“这或令更多海外央行借助IMF政策生效东风,进一步超配人民币债券,作为提升外汇储备资产投资安全性的重要工具。”这位香港私募基金负责人指出。

助力人民币汇率更具韧性

值得注意的是,5月中旬IMF宣布调高人民币在SDR权重起,人民币汇率波动平稳性明显增强。

这也让众多全球大型投资机构认为,随着8月1日IMF调高人民币在SDR权重举措正式生效,未来人民币汇率平稳双向波动态势将进一步巩固。

“毕竟,相比过去2个多月部分海外央行提前增持人民币资产,8月起全球央行都将稳步调高人民币在储备资产的比重,带动人民币需求持续提升,令人民币汇率在美联储继续加息压力下更具韧性。”上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分析说。

8月1日当天,尽管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小幅回调至6.5735附近,但境内外汇差区间悄然收窄至50-70个基点,表明越来越多海外资本不愿再炒作美联储持续大幅加息预期而沽空人民币汇率套利。

记者多方了解到,8月1日离岸人民币市场还出现两个新趋势,一是境内外汇差套利交易正悄然偃旗息鼓,二是按日借入离岸人民币抛售沽空的海外对冲基金数量进一步减少,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沽空力度难以抗衡海外央行增持人民币资产浪潮。

王春英表示,当前境内债券市场进一步开放将有助于提升外汇市场韧性。近年货物贸易以及直接投资等跨境资金稳步流入,发挥着基础性顺差作用。债券市场开放则丰富外汇市场的参与主体和资金来源,有利于拓展中国外汇市场的深度和广度,提升中国外汇市场对各类影响的吸收能力和消化能力。

前述华尔街大型资管机构资产配置部主管向记者直言,目前不少海外大型资管机构正密切关注海外央行稳步增持行为是否会掀起新一轮人民币资产配置热,进而推动人民币汇率再度走强。毕竟,美联储或缓解加息力度令强势美元或成“强弩之末”,驱动全球资本再度重返新兴市场。考虑到中国经济稳健增长基本面与经济影响力,人民币资产势必成为他们重返新兴市场的首选。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中国吸收跨境债券投资规模接近8200亿美元,约占新兴经济国家吸收外部债券投资资金的1/3。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若全球资本此番重返新兴市场,海外资本流入中国债券的资金比重或高于1/3,因为相比以往全球资本看中新兴市场的高利差收益与货币汇率升值回报,在全球经济持续面临高通胀与衰退压力的情况下,此次全球资本更青睐人民币资产的抗风险能力与避险属性。

E N D

本期编辑 黎雨桐 实习生 梅乐轩